返回

医妻三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19.暴露(1/1)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苏凉和顾泠抵达炎国最北部的啸月城时,暗中查看了一番城中的防御部署。

    而后,他们在三月底的一天清晨时分赶回了迦叶城。

    不过两人并未回蔺家,而是伪装成从乾国北部来的行商之人,另外购置了一座小宅子落脚,目的是暗中调查先前蔺家人被抓之事,确认己方是否有内奸。

    若真有内奸,一旦他们露面,便会隐藏得更深。

    至于银钱,苏凉手中有一块玉牌,可以在任一大城中的钱庄支取银票。因她名义上是宁家家主,为避免被人发现身份,她出门在外用来取钱的牌子是乾国最大瓷器商李家的,用的也是李家的钱。

    而事实上,那李家这两年已经被万宁言三家联手控制了。原家主是正儿的生父李三,他醉酒后摔死了,如今主事之人依然姓李,却是万家主不为人知的干儿子。

    从一开始万家主就说过,报复李家是为了给万卉出气,让正儿不再遭受骚扰,但得到的李家家产要给苏凉,报答她救下正儿,又在李家人闹上门时避免他们抢走孩子的恩情。

    不过苏凉并未关心过万家如何对付李家,也没精力去管生意上的事,只是收下了万卉给的玉牌,为行事方便。

    她跟顾泠真正花掉的宁家或李家的钱,只是九牛一毛。两人除了爱买宅子,希望在外面也有不被打扰的私密空间之外,并无其他挥金如土的爱好。

    一起把买来的小宅打扫干净,院中有水井、磨盘,还有一棵绿油油的柑橘树和一株红得绚烂的木棉花。

    “大神,你知道木棉的花语是什么吗?”苏凉笑问。

    正在打水的顾泠摇头,表示不懂这个。

    “是珍惜眼前人。”苏凉说着折了一枝下来,拿着走到顾泠面前。

    顾泠把水桶解下来,站在水井石台上,俯身亲了一下苏凉,来了一句,“人比花娇。”

    苏凉:……大神的嘴可真是越来越甜了。

    午饭是两人一起做的,午后顾泠便抱着苏凉睡觉去了,自然免不了要这般那般逍遥快活一番。

    毕竟两人一路日夜兼程赶回来都没好好休息,大白天也不适合去跟踪监视别人。苏凉说累,顾泠说运动助眠又解乏……

    等苏凉一觉睡醒,天都黑了。

    就在迦叶城大部分人准备入眠的时候,苏凉和顾泠起床洗澡收拾吃饭,准备开始干活。

    第一个怀疑的对象,蔺珊的未婚夫,袁邺的孙子袁沛。

    此时苏凉和顾泠仍不知道在他们上次离开不久后蔺珊就跟袁沛解除婚约的事。

    夜深人静,顾泠和苏凉出门,暗中去了迦叶城的将军府。

    这里曾是蔺家人住的,蔺屾的祖父过世后蔺家人搬走,袁家祖孙住了多年,如今只剩下袁沛自己。而他并非武将,在安葬了袁邺之后就想搬出去,被蔺屾拦住了,说皇上还没定下谁接替袁邺的位置做镇南将军,让他暂时不必急着搬走。

    袁邺的书房亮着灯,窗户上映出一个正在走动的人影,是袁沛。

    顾泠和苏凉等了一刻钟,房门开了,袁沛拿着一个酒壶两个杯子,去了花园里。

    他独自坐在亭子里,将两个杯子都斟满酒,一个放在面前,一个放在对面。

    “爷爷,不必担心我。阿屾总是怕我不高兴,其实我过得还好。我结识了新朋友,叫年锦成,他邀请我到京城去做客,我确实想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袁沛说着,端起酒杯,跟对面碰了一下后,一饮而尽。

    只喝了一杯就没再喝,也没有任何其他人出现,袁沛独自坐到深夜,把给袁邺倒的那杯酒洒在了地上,便回去了。

    “应该不是他。”苏凉说。袁沛因为袁邺过世的伤心不是假的。若是伪装的,倒可能更外露,表演一番痛哭流涕之类的。

    再说,袁沛是个文人,并未在军中任职。凉国皇室选他当细作,用处不大。

    由此,离开将军府的时候,苏凉觉得是蔺家人的可能性也不大。

    “蔺屾也是这两年才进入军中,而且先前在北边,他不可能是细作,蔺家其他人更不可能。”苏凉说,“我觉得我们应该直接调查如今迦叶城的武将。”

    顾泠点头,“去年年底主动申请调来此地的谌赟嫌疑最大。”

    苏凉愣住,“谌赟?他……不会吧?”

    两人算得上是朋友,苏凉还记得最初在玄北城认识谌赟的情景。而且谌赟是土生土长的玄北城人,孝顺父母,很顾家,寻找失踪的弟弟很多年。

    “不要先入为主。”顾泠并未把谌赟当朋友,他们不熟,因此当下能更客观地看待他。

    “他受了重伤。”苏凉蹙眉。

    顾泠神色淡淡,“苦肉计,欲盖弥彰。”

    “他跟蔺屾是最好的朋友。”苏凉说。

    “所以蔺家人都活着回来,蔺珊只是受伤,没有被杀。”顾泠说。

    “你看到他眉心有黑雾了,那说明如果我不救他,他真的会死。”苏凉没有怀疑过谌赟也是因为这个。顾泠的特殊能力是不会有假的,倘若谌赟自己手中有解药,苏凉不救他也能活下去的话,顾泠根本不会看到黑雾。

    顾泠摇头,“或许那代表他要杀什么人,正好跟他的重伤在同一个时间。”

    “巧合?但确实有这种可能。”苏凉皱眉,“他总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很多行为都说明他是个好人,但话说回来,好人跟细作,本就不是对立的。万一,他有什么把柄被人控制的话……”

    “他弟弟。”顾泠说。

    苏凉眸光一凝。他们只是在讨论谌赟是细作的可能性,并非认定他是,但如今看来,无法排除他不是。

    而事实上,苏凉跟谌赟的朋友关系远不及她跟蔺屾那般密切。她了解蔺屾的性格,却很难说了解谌赟。起初觉得他很外向,后来又发现他心事重重。

    既如此,两人离开将军府后,便暗中往谌家去了。

    但谌府的人都睡下了,谌赟的房间也没点灯,苏凉和顾泠等了一刻钟便离开了。

    ……

    翌日,两人起床的时候已经快正午了。

    下晌,两人一起出门,想到外面走走。苏凉易容扮男装,顾泠假扮她的随从。

    在街上走了一圈后,两人进了茶楼,要了个临街的雅间,一边喝茶,一边看着下面街上来往的行人。

    “如果凉国早已部署的话,细作更可能是迦叶城中原本的武将。要说很多年前就抓走谌赟的弟弟,然后暗中培养他,这成本有点高,且很难保证他一定可以凭借实力出头吧?”苏凉在分析。

    顾泠摇头,“或许不止一个。”

    “你是说,谌赟是细作,迦叶城原本的武将中还有细作?”苏凉揉了揉额头,“都有可能。我们是不是应该也不能把蔺屾排除?万一……”

    顾泠突然扯了一下苏凉的衣袖,示意她往下看。

    苏凉顺着顾泠视线的方向看过去,有些意外,“谌赟和蔺珊?蔺珊刚刚是拉了一下谌赟的胳膊吗?”

    “你没看错。”顾泠说。

    “什么情况?”苏凉一头雾水,“蔺珊不是跟袁沛有娃娃亲吗?怎么会单独跟谌赟出来逛街,还有肢体接触,似乎很亲密的样子。”

    “我出去一下。”顾泠话落起身往外走。

    苏凉看着谌赟和蔺珊从楼下走过,不多时顾泠去而复返,带回一个消息:蔺珊已跟袁沛解除婚约,又跟谌赟定亲了。

    “我可以理解娃娃亲不靠谱,不喜欢的人不能勉强在一起,但……谌赟认识蔺珊的时候她就有未婚夫,以他的性格,按说应该跟蔺珊保持距离,不存在喜欢上蔺珊这种可能。”苏凉说着,眼眸微眯,“不对劲。”

    两人看着谌赟和蔺珊离开的方向,结账之后远远地跟了过去。

    ……

    白天并没有什么发现,谌赟带着蔺珊去游湖之后,把她送回了家,然后又到军营去了。

    一直到入夜时分,谌赟才离开军营回家去。

    而顾泠和苏凉连晚饭都没管,始终不远不近地跟着,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暂时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但真正让苏凉怀疑谌赟有问题的事情已经出现了,那就是他抢了袁沛的未婚妻。

    按照谌赟一贯表现出来的孝顺善良明理正直又恪守分寸,这种事,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

    虽说感情的事很难讲,但作为一个成年的正经男人,跟好朋友家里早已定亲的妹妹保持距离不要产生纠葛是最基本的理性。

    ……

    夜深了。

    谌赟回府时,家里其他人已吃过晚饭,他独自吃了给他留的饭菜后便进了书房,今日连谌父谌母的面都没见到。

    谌霄归来之前,谌赟跟谌父谌母之间已经难以维持的表面和谐,在他归来后,彻底不存在了。

    苏凉和顾泠贴着谌赟书房的后墙站着,呼吸极轻,耐心等待。

    一直等了半个时辰,苏凉感觉腿都麻了,也没动一下。

    终于,有动静了。

    他们听到了谌霄叫“大哥”,听到了开门关门的声音,然后又听见一声“公子”。

    苏凉和顾泠对视了一眼。谌霄管谌赟叫“公子”,这两个字,已经能说明很多事。谌赟有问题,而谌霄跟他是一伙的!

    房间里,谌霄像往日一样坐在了谌赟对面,“我知道公子很烦我,连着几日都没来打扰。今夜是师父让我来问问,顾泠和苏凉仍未回来,除掉他们的计划可有眉目了?此事不容易,得提前准备,譬如,先拿下顾泠最好的朋友年锦成,公子觉得呢?”

    顾泠和苏凉闻言,眼眸都冷了下来。

    苏凉心中生出愤怒。因为她曾经真把谌赟当朋友,还真心实意地利用宁家的生意人脉帮他寻找丢失的弟弟,连在苏家村结交的胡二都为此奔走了很久!顾泠认为倘若迦叶城武将之中有细作,第一个应该怀疑谌赟时,苏凉潜意识里仍是维护他的。到头来,什么寻弟多年,根本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局!

    而此刻,谌赟跟他失而复得的好弟弟,正在讨论的事情,是制定除掉苏凉和顾泠的计划。

    苏凉觉得,谌赟的演技堪比南宫霖那个变态了!

    很快,房中传出谌赟的声音,“我没有什么计划。”

    “公子是不愿意那样做吗?抑或只是舍不得苏凉?我师父都说了,苏凉可以不用死,抓住她,清除记忆,公子就能得到她了,岂不是两全其美?”谌霄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

    苏凉:……这手法跟南宫霖用在顾泠身上的简直如出一辙!

    而此刻,里面那两位在顾泠这里,已经是死人了……

    苏凉听到谌赟说了一声“滚出去”,下一刻,顾泠的脚步刚刚动了一下,一道黑影出现在不远处,如鬼魅般持剑刺向了苏凉!

    一瞬间,苏凉又想起了在襄月城她被挟持的那个夜晚,何其相似。而来人用的剑对她而言也不陌生,根本就是南宫霖的师父!

    来不及细想为何此人会出现在谌赟家里,顾泠揽住苏凉飞身而起。他不能让苏凉独自离开,说不定南宫霖就在附近,留下交手也很危险。

    房中的谌赟和谌霄听到后面有动静,神色都是一变。刚起身出去,就见院中站着一个人。

    “师父?”谌赟皱眉。

    谌霄愣住,“公子的师父……”

    南宫霖冷冷地看了谌霄一眼,谌霄只觉那眸光如毒蛇一般,让他不寒而栗。

    “方才你们说的话,都让顾泠和苏凉听去了。”南宫霖看着谌赟说,“你再留下,他们一定会杀了你。跟为师走!”

    谌赟不可置信地看着南宫霖,“苏凉……她回来了?”

    “别说了,快走!”南宫霖冷声说。

    谌霄下意识地拉住了谌赟,“公子要去哪里?我们怎么办?”

    南宫霖上前一步,一掌把谌霄打飞,抓住谌赟的手臂,“早说过让你不要再管这家人!如今由不得你了!”

    话落南宫霖带着谌赟,几个腾跃不见了人影。

    吐血倒地的谌霄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恨恨地以掌捶地,又连忙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出门去找时运商量对策了。

    顾泠和苏凉在城中绕了两圈,才终于摆脱了那个鬼影子一般的老者,但并未回他们的小宅去,而是去蔺家,叫醒了年锦成和蔺屾。

    “顾小泠?你们回来啦?”蔺屾揉揉眼睛,喜出望外。

    “谌赟很可能是凉国的细作,今夜被我们发现了,他身边有极为厉害的高手。立刻把你家人都叫到一起,免得出事。”苏凉快速地说。

    蔺屾怀疑自己的耳朵,“谁?谌赟?细作?不可能!他怎么会是……”

    顾泠把蔺屾从床上拽起来,拍了他一巴掌,“清醒一点!你信我还是信他?”

    蔺屾神色怪异地穿上鞋袜和外衣,用没受伤的手揉了一下顾泠的脸,确认他不是假的,然后便匆匆出门去了。

    深夜时分,袁沛被年锦成叫醒,也来了蔺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在这个过程中,苏凉和顾泠想到了他们在炎国时怀疑南宫倩是南宫霖的亲生女儿,并不是当年司徒湘失踪时怀上的那个孩子。

    今夜司徒湘的父亲突然出现,并非跟踪苏凉和顾泠到那里的,那他出手就是为了保护谌赟,跟当时为了南宫倩抓顾泠回去如出一辙。

    再加上谌霄背着人管谌赟叫公子,说明谌赟根本不是谌家的儿子,再加上他年纪轻轻一直留着大胡子不肯剃掉,让苏凉有了个大胆的猜测:恐怕谌赟才是司徒湘当年怀上的那个孩子,年纪对得上。若如此的话,他是那老者的外孙,也是司徒勰的亲孙子,因此他既是凉国的细作,又不是一般细作,同时也受到南宫霖那帮人的庇佑!

    蔺家人都知道出事了,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尤其是蔺珊,还拉着蔺屾问,有没有人去通知谌家人过来。

    蔺屾脸色很难看,敷衍了蔺珊一句后,就把顾泠拽到了外面单独聊。

    “到底怎么回事?谌赟是细作,确定吗?”蔺屾跟谌赟做朋友的时间也不短了,完全无法理解当下的状况。

    顾泠点头,“确定。我跟苏凉亲耳听到他们兄弟在密谋除掉我们。”

    蔺屾脸色一僵,“这……到底怎么回事?”

    顾泠看向北边,“他有可能,是凉国的皇子。”

    ------题外话------

    求月票(*^▽^*)手机浏览请直接输入网址 m.kudu8.ne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