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7章 解释,在向她撒娇(1/1)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w.,最快更新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57章 解释,在向她撒娇

    一句一句,一声一声。

    一时间,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他们今天是为了审马车撞人案的,而把矛头都指向了凤无忧。

    贺兰玖幸灾乐祸地看向她,让你拖本太子下水,现在好了吧,看你如何解释!

    凤无忧冷冷地看向众人,的确是她疏忽了,她算得到李夫人的反应,算得到找贺兰玖做证,却没算到,这个时代对女子轻视和束缚。

    如今,她不曾被李夫人的指控打倒,却很有可能因为出入青楼一事,被订上耻辱柱。

    “安静!”慕容毅用力拍了一下惊堂木。

    凤无忧的身影在堂中显得如此孤单,周围都是满满的恶意,而她却抓不到一丝浮木。

    “贺兰太子的证言已经证明李向荣之死是其自行导致,与秦王妃无关,此案到此为止,本王还要向父皇禀报,就此散了吧。”

    “这不合适吧。李夫人方才说了,秦王妃和贺兰太子能一起出入青楼,说不定早就认识,若是秦王妃不能说清楚,贺兰太子的证词,恐怕未必做得了准。这么明显的疏漏,四皇弟难道要这么放过去不成?”

    “太子殿下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怀疑本太子?”贺兰玖不爽了。

    他的确是说假话没错,可是别人说他在说假话,那就不行。

    性子能像贺兰玖这么别扭的,也是少有。

    “贺兰太子不必多心,此次死去的是朝中大员之子,也是孤府上的属官,孤只是想把事情弄明白。”

    堂上的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看到太子递过来的眼色,立刻道:“毅王殿下,李夫人言之有理,这件事情不说清楚,恐怕不好结案。”

    “不错,秦王妃出入那等烟花之地也许有难以启齿的理由,可为了洗清嫌疑,还是说出来吧。”

    这话,简直都是在给凤无忧泼脏水了,世人都传言萧惊澜那方面有问题,谁知凤无忧是不是去那里找男人?毕竟花街不仅有青楼,也是有小倌馆的。

    两名陪审官员都开了口,京都府尹也就犹犹豫豫地道:“毅王殿下,要不,还是问一问吧。”

    此案虽是慕容毅主审,可皇帝又指派了三法司协审,为的就是制约慕容毅,此时三人口径一致,慕容毅就是不想再审,也不能不审。

    他眸光沉郁,最终还是开口说道:“秦王妃,李夫人的疑问,你可能解释?”

    话音方落,就听一道嘶哑的声音传入堂中:“本王能解释。”

    随着轮椅滚过地面的声响,一个一身黑衣,戴着白玉面具,气质渊渟岳峙的男子缓缓出现在众人眼前。

    “秦王……”

    “下官见过秦王……”

    “奴才见过秦王……”

    萧惊澜的身份太尊贵了,哪怕是堂审之上,大小官员衙役见了他,还是纷纷或行礼或下跪,向他请安。

    就连一脸悲愤的李夫人,都不得不在下人的搀扶下,向萧惊澜福了一福。

    慕容乾看着萧惊澜脸都绿了,可是这么多人,却不得不上前,叫了一声:“皇叔。”

    倒是慕容毅,见到萧惊澜之后只是站起来拱了拱手,并没有说什么。

    凤无忧定定地看着萧惊澜。

    他怎么来了?不是吩咐了不要告诉他吗?就算千心使了点小动作,那也应该是等他忙完了才告诉他。算时间,这个时候萧惊澜应该还在书房中忙碌才对。

    凤无忧哪里知道,凡是和她有关的事,都被萧惊澜提到了第一级别,无论他在做什么,都必须立刻禀报他。

    凤无忧在这里的一举一动,一句话一个动作,都有人事无巨细地告诉他,萧惊澜一直没有来,是因为他觉得凤无忧能应付,直到她说去请南越太子作证的时候,他才觉得不妥,立刻匆匆赶来。

    幸好,来的正是时候。

    看到凤无忧站在那里,萧惊澜划着轮椅到她身边,轻轻握住她的手,低哑道:“为了帮本王治伤,委屈王妃了。”

    一句话,就解释了凤无忧为何会出现在那里。

    对呀,贺兰玖不仅是南越的太子,还是当世的两大名医之一,只是他治病太随性了,全凭个人好恶,所以一般人有病根本不会想到让他去治。

    虽然如此,他却实实在在地是当世的名医,还和有神医之称的乌觐齐名。

    既然这样,凤无忧去找他为萧惊澜治病不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她之所以去青楼,不过是因为贺兰玖也在那里而已。

    “本王说清楚了吗?”萧惊澜嘶哑地问道。

    外人面前,他向来维持着一副病弱的姿态,腿残,毁容,连声音都是嘶哑的。

    但即使是这样,也依然有着难以抵挡的气势,简简单单的问话,都让人压力山大,冷汗直流。

    萧惊澜亲自出面,哪里还有人敢说一句话?

    也难怪方才那么逼凤无忧,她都一句话不说,分明,就是为了掩藏丈夫残弱的事实。而现在萧惊澜的出面,就是把他们逼着他不得不把病躯置于人前。

    众人都有点冷汗涔涔,他们,是不是惹到秦王了呀?萧惊澜,会不会记恨他们?

    当萧惊澜向李夫人看去的时候,她更是脸色苍白,连嘴唇也哆嗦着。

    “李向荣携带媚药接近王妃,意欲何为?”

    冷淡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却吓得李夫人汗如雨下,连声道:“王爷,荣儿他……他……”

    “你该庆幸他死了。”萧惊澜嘶哑道:“否则,本王会亲手剐了他。”

    李夫人尖叫一声,直接瘫在了地下。

    秦王,真的好可怕!

    凤无忧垂下头,明明是她杀了人家的儿子,萧惊澜还把人家吓成这样,他们两个,还真是……默契。

    随即,她又皱了皱眉,虽然萧惊澜隐藏的很好,但她还是听出了一丝狠厉,莫非……萧惊澜和李家也有仇?

    萧惊澜又看向慕容毅,却没有说话。

    “此案已结,本王会将结果如实上报父皇。”慕容毅沉声道,目光沉稳地与萧惊澜对视。

    整个大秦王朝里,敢这样与萧惊澜对峙的也只有一个慕容毅,就连皇帝都不敢这么做,这也是为何皇帝一直对慕容毅寄予厚望。

    只可惜,慕容毅自己并无此意。

    他天生就是一个注重法度与规则的人,除非慕容乾犯了大错,按祖制轮到他,否则他不会对那个位置有任何肖想。

    他更想做的,是治世能臣,保着西秦开疆拓土,盛世太平。

    可他这么想,慕容乾却不这么想。

    慕容乾心头恼火得要命,连他这个太子都要叫萧惊澜一声皇叔,而慕容毅却可以不叫,凭什么?难道慕容毅比他还要尊贵吗?他和慕容毅迟早都有一拼,绝不可能共存!

    萧惊澜根本不在周围的人想些什么,他看向凤无忧柔声道:“本王累了。”

    虽然声音仍是哑的,但却是沙哑,像羽毛拂过心尖一样,勾人的要命。

    这是……在向她撒娇?

    凤无忧被自己这个认识雷到了,她镇定了一下心神,才握着萧惊澜的轮椅,推着他一起出去。

    皇宫中,皇帝听了慕容毅的禀报半天没有说话。

    当慕容毅要告辞的时候,他才道:“毅儿,你就非要和父皇作对吗?”

    “儿臣不懂父皇的意思。”慕容毅垂下头道。

    “那个凤无忧,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汤,你那么帮着她!先前在纪家铺子帮了一次就算了,这一次居然又帮她!你可知道,你本可以借着这件事情让秦王府元气大伤!”

    皇帝一想到这个就气,明明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可为什么就是那么耿直,又那么掘,死活都不肯接他的王位。

    若非慕容毅一直拒绝,他早就已经下旨把慕容乾废了。

    “父皇,大道直行。”慕容毅最不赞成的就是皇帝的那些帝王心术:“萧惊澜如果做出对大秦不利的事情,儿臣自不会放过他,可若是他没有,儿臣也不会借由一个女人算计他。”

    “糊涂!古来帝王,哪一个不是一手佛珠,一手鲜血?你怎么就不开窍?你实话和父皇说,你可是看上那凤无忧了?朕听说她和萧惊澜还未圆房,你可是真的看上他,就更该杀了萧惊澜,将她抢过来。她这身份,给你做正妃不成,做个妾还是……”

    “父皇!”听皇帝越说越不像话,慕容毅终于没忍住出声喝止:“父皇想多了,若是父皇没有别的事情,儿臣就先告退。”

    直到他走远,皇帝才反应过来,顿时气得踢翻了几张椅子。

    慕容毅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表示过兴趣,只有凤无忧,又是和她一起吃饭,又是亲自出面帮她办官府那些琐碎的事情。

    他本想借着凤无忧激起慕容毅的好胜之心,可谁知道还是失败了。

    是用错了方法?还是慕容毅对凤无忧根本没有那个心,是他自己看走眼了?

    慕容毅大步出了宫门,这才渐渐慢下脚步,想着皇帝方才说的话,心头竟忍不住一热。

    抢过来……这话,竟莫名让他心动。

    但,只是片刻,他就把这念头尽数抛之脑后。

    他为人自有他的原则,有些事情,他永远也不会做。

    接下来的两日都是风平浪静,因着皇帝寿辰快到,各个负责的人都忙碌起来,太子府尤其忙乱。

    这一日林飞轩和沈破军都在太子府中,太子皱眉道:“破军,你难道不知孤近日很忙吗?何事非要见孤?”();手机浏览请直接输入网址 m.kudu8.ne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