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6章 威胁,令秦王下旨休妃(1/1)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w.,最快更新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56章 威胁,令秦王下旨休妃

    慕容毅性子正直无私,最看不惯的就是慕容乾等人以权势凌驾律法的行为。

    今日无论凤无忧有罪无罪,他都不会容忍慕容乾在此放肆。

    慕容乾碰了个钉子,脸色微黑,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凤无忧,你可有什么要说的?”慕容毅再次问道。

    “有。”

    果然如慕容毅所料,凤无忧不可能什么都不错就让人把她定罪。

    凤无忧环视了周围的人一圈,目光掠过李夫人和慕容乾的时候格外停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丝近乎嘲笑的神情。

    “人,的确是本王妃的马车撞的,但却不是本王妃纵马,而是……那位李公子身上带着能让骡马发狂的药粉,惊了本王妃驾车的马,所以马车才撞上去的。”

    “胡说!你胡说!”凤无忧还没说完呢,李夫人就大吼起来:“你分明就是狡辩,我家荣儿又不是山野农夫,怎么会带着那种东西?”

    “不会吗?”凤无忧嘲讽道:“那种药粉虽然可以令骡马发狂,可却不是给骡马用,而是给人助兴用的,李夫人若是不信,不妨问问花街上的姑娘们,只怕人人都可以证明,李公子有多喜欢这种药。”

    “毅王殿下,请毅王殿下找些花街的姑娘来,一问便知我家王妃说的是真是假。”千心闻听此处早已知道了凤无忧的打算,立刻机灵的开口。

    李夫人脸涨得一片青紫,自己的儿子自己当然清楚,凤无忧方才说的,句句属实。

    可是,如果真的召了那些下贱的女子来做证,她儿子不就白死了吗?不仅如此,连名声也要臭掉。

    “毅王殿下,那些女子都是些下贱之人,撒谎和喝水一样平常,她们说的话怎么能信,而且,谁知道她们有没有被某些人事先买通?”

    “毅王殿下,微臣认为李夫人所言有理。”这一次,是刑部尚书跳了出来。

    慕容毅沉着脸看凤无忧,道:“秦王妃,你所说之事可还有别的证据?”

    凤无忧唇角轻轻一翘,这意思,就是不信她说的话了吗?

    又或者,虽然相信她说的话,可仍要找足够的证据来,才足以说服他自己。

    心头,忽然有些淡淡的疲惫。

    她与慕容毅相遇之时不甚愉快,但一直对他的为人没有意见,甚至,还有些欣赏。

    可,若是朋友之间还需要证据才能相信,岂不是太过无趣了些。

    所以,他们现在,应该是连朋友都算不上。

    慕容毅是官,而她,是受审的疑犯。

    凤无忧敛了心神,仪态万端地看向李夫人,道:“听李夫人的意思,那些姑娘们身份不足,所以说的证词也不能采信,那若是有一个身份高贵的人可以做证,是不是就可以相信了呢?”

    “那也未必!”李夫人尚未答话,大理寺卿就道:“除去身份高贵之外,还要与你没有利害关系,不可能为你掩藏才行!”

    大理寺卿说这话,是为了避免凤无忧把萧惊澜拉出来,又或者,萧惊澜授意和他交好的其他人来作证。

    凤无忧闻言,微微一笑,道:“巧了,本王妃还真有这么一位证人。”

    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互看一眼,同时出声:

    “谁?”

    “若是假证,罪加一等!”

    一个震慑,一个威胁,还真是生怕她证明自己无罪。

    如此作派实在是太过明显,若是任由他们这般放肆,慕容毅这个主审也就不必再当。

    “秦王妃,你的证人是谁只管说来,本王自会秉公判断。”

    他这是在告诉自己,他会维护她吗?只要,是在律法的范围之内。

    凤无忧有些好笑,律法的范围之内,自有律法能够维护她,人之所以想要维护,就是因为律法已经不公。

    她抚了抚额,做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道:“本来不想麻烦贺兰太子,可是现在,却不得不请他出面做个证了。”

    四方馆。

    贺兰玖盯着眼前的公人,瞪眼道:“你们再说一遍,叫本太子去做什么?”

    “是秦王妃的马车撞了人,秦王妃说当时王太子殿下也和她在一起,所以请殿下去说明一下情况。”差役陪着笑道。

    “不去!这是你们西秦的案子,本太子是南越人,干什么要管你们西秦的事情?”

    他就知道沾上凤无忧没好事,所以才每次和她算得一清二楚,而且事情一完就把她赶走,可现在,麻烦怎么还是找上他了?

    那个女人,真是个麻烦精。

    “王太子殿下……”差役一脸苦色,还想说什么,可是贺兰玖根本不理他们,甩着袖子就进门了。

    刚想喝杯水压压火气,忽然觉得不对,转头厉声喝道:“谁?出来!”

    燕霖从角落里走出,贺兰玖一见他就哼了一声道:“是不是凤无忧来求你让本太子作证?不必开口了,本太子不会去的。”

    燕霖翻了个白眼,王妃会求人?不好意思,还真没见到过。

    他行了一礼道:“王妃的确让我来请王太子作证,可并不是求。”

    贺兰玖眼睛一瞪,怒道:“她死到临头还嘴硬?除非本太子帮他,否则没人能救她。你要说她是让你来求本太子的,本太子还能考虑考虑。”

    虽然考虑完了他也不会去。

    燕霖木着一张脸,平平板板地道:“王妃说了,若是王太子不去,就把王太子做的亏心事告诉全天下。”

    贺兰玖一愣,拍着桌子道:“胡说八道!本太子做什么亏心事了!”

    燕霖道:“王妃说,王太子那么想找那个人,可是却偷偷摸摸的不敢声张,一定是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这事虽然王妃现在还不知道,但她若想知道,就一定会查出来的,到时候,王太子别怪王妃把这事传得天下皆知。”

    燕霖想着凤无忧和自己说这番话时的表情,嘴角直抽抽。

    他还真是第一次见一个人能把威胁这事说的这么明目张胆的,连根本不知道的事情,都能拿来威胁人。

    虽然他听凤无忧之命来向贺兰玖说这一番话,可根本不认为贺兰玖会受这个威胁。

    可,贺兰玖竟然真的沉默了。

    就在燕霖不确定他会不会同意的时候,贺兰玖忽然大步走出房门,对外面叫道:“人都死哪去了?还不给本太子备马!”

    看着贺兰玖一边气得面色发青,口中喃喃有词地咒骂凤无忧,一边动作利落的翻身上马扬长而去,燕霖的脸都扭曲了。

    不是吧?威胁真的还能这么玩?而且还奏效了?

    王妃太彪悍了。

    贺兰玖到了京都府衙立刻就被请进去,他身份尊贵,堂上的人不敢审他,先给他看了座,然后刑部尚书才小心翼翼地问道:“王太子殿下,王妃说马车撞人的时候您也和他在一起,不知当时是什么情形?”

    凤无忧方才说的事情,他一个字也没有提,如此,只要贺兰玖说的和凤无忧有一点不一样,立刻就能治凤无忧一个供述不实之罪。

    贺兰玖狠狠地瞪凤无忧一眼,凤无忧微微一笑,十分甜美无辜。

    这一笑,竟让贺兰玖愣住了,先前,他曾经在凤无忧沉默的时候觉得凤无忧和那个人很像,如今凤无忧这一笑,他才发现:更像。

    那微微眯起的眼睛,甜甜弯着的唇角,隔了近十年,却几乎和记忆里的人重合。

    错觉,一定是错觉。

    凤无忧从未出过安陵,不可能是他要找的人。

    拉回思绪,贺兰玖沉声道:“有个不长眼的混账,不知带了什么药在身上,故意走到马车前来惊了马,所以被受惊的马撞到了!”

    这证词,几乎和凤无忧所说的一样。

    其实,还真不是他们事先串词,而是凤无忧知道贺兰玖是聪明人,聪明人看事情的角度往往惊人的相似,想要给凤无忧脱罪,最好的方式就是把错误推到对方身上,凤无忧在青楼把李向荣的药物捡回来的时候贺兰玖就在旁边,他本身又对药物极熟,自然会想到这一点。

    果然,天衣无缝。

    慕容毅不易察觉地吐出一口气。

    他深深地看了凤无忧一眼,他自然知道,李向荣的死绝非如此,可至少在表面上,凤无忧的证人证词完美无缺。

    而且在方才等待贺兰玖的过程中,他命人搜捡了李向荣的身上,也真的找出了那种药粉。

    不论真相如何,证据是站在凤无忧这一边的。

    “李夫人,各位大人,不知贺兰太子的证词,可能让各位相信?”凤无忧微笑道。

    贺兰玖贵为南越太子,又是出使西秦的贵宾,谁敢说他说的话是假的呀?

    而且,贺兰玖和凤无忧先前从未见过,也完全没的理由给凤无忧做假证。

    大理寺卿,刑部尚书,还有京都府尹,都纳纳无言,谁也不说话。

    可一道尖叫突然响起:“骗人!一定是你们串通好的,荣儿是在花街出的事,你和南越太子若是不熟,为何会一起出现在花街?你们定是早就认识,合谋害了我的荣儿!”

    一语惊醒梦中人。

    堂上众人目光齐齐望向凤无忧,他们一直纠结李向荣是怎么死的,怎么就没想到凤无忧居然去了花街?

    “秦王妃,李夫人的疑问你要如何解释?”

    “秦王妃,你身为王妃竟出入花街柳巷之地,可知何为廉耻?”

    “什么秦王妃?凤无忧,你如此不检点,如何配为王妃?本官定要上书皇上,令秦王下旨休妃!”();手机浏览请直接输入网址 m.kudu8.ne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