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5章 审案,凤无忧承认了(1/1)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w.,最快更新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55章 审案,凤无忧承认了

    凤无忧安稳入睡的时候,京城李家却是一片哀嚎声。

    李向荣死了可是天大的事情,车夫根本不敢隐瞒,冲到街人找人去李家和官府报信。

    这条街是花街,两侧全是青楼,听到李向荣死了,姑娘们都出来看热闹。

    “死得活该。这种变态,早就该死了。”

    “他死了,我们姐妹也能少受点苦。”

    “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侠做的好事,我要给那位大侠立个生祠。”

    李向荣的性癖太过恶劣,姑娘们没有一个不恨他的。

    消息很快传到李府,李夫人听了之后根本不信,带着家人气势汹汹地赶去,说看看是谁敢诅咒她儿子。

    可到了现场一看,发现地上躺着的真的是她儿子,立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跟着她来的人吓坏了,又是按摩又是掐人中,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把她救醒。

    “哪个天杀的敢杀我的荣儿?谁?是谁干的!”

    车夫在一旁战战兢兢地道:“回夫人,撞了公子的,是秦王府的马车。”

    此时慕容毅也带着城中卫兵赶到,闻言立刻道:“你可看清楚了?诬告王爵可是重罪!”

    “小人确定!”车夫道:“小人还听到他们叫王妃了,就是秦王妃撞死了少爷!”

    一听秦王妃,慕容毅就是原本怀疑,现在也变得有几分相信。

    他不肯告诉凤无忧福平居大火的行凶之人,不代表别人不会告诉她。

    前一日杨文海死了若还能说是巧合,今天李向荣也死了,就绝对没那么简单。

    难道真的是凤无忧做的?可她为何做得如此不小心,难道不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吗?

    因为心头已有七八分确定这事是凤无忧做的,李夫人嚷着要去告御状的时候,他也就没的办法阻拦,只能让人做了现场登记,然后再去查访周边,只希望能够找到一些对凤无忧有利的证据。

    但,直到第二天一早,皇帝把他叫进宫,他还是没找到任何对凤无忧有利的证据。

    相反,有很多人都看到案发时间段,秦王府的马车在街上驶过。

    只这一点,就几乎坐实了凤无忧的杀人之罪。

    到了皇宫,皇帝坐在主位,李夫人就在旁边跪着,哭哭啼啼的。

    “李夫人诉告秦王妃凤无忧纵马车撞死她的幼子李向荣一事,你可知道?”皇帝问道。

    “知道。”慕容毅微垂了头,沉声道。

    他是主管京城治安的九城兵马大将军,皇帝把他叫来,只怕是要把这个案子交给他,难道,他要亲手判凤无忧治罪吗?

    他和那个女子接触不多,可是却无法掩饰对她的欣赏,一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他心头就说不出的烦闷。

    “父皇,这事还未查清楚……”

    “荣儿的车夫看得明明白白,有什么不清楚的?若是想要物证,只需把秦王府的马车拉出来看一看,自然就会知道。皇上,可怜我和我家老爷四十岁了才有这么个儿子,如今死的这么惨,皇上一定要为臣妾作主啊……”

    李夫人说着,又哭上了。

    皇帝板起脸道:“此事恶劣至极,如不严加审理,大秦律法可在?传朕旨意,此案由毅王主理,三法司共同协审,今日务必要给朕一个结果。”

    慕容毅还想要说什么,可是皇帝根本不听,挥手示意他离开。

    凤无忧照常很早醒来,完成了日常训练,又练习了一会儿萧惊澜教她的步法,洗漱过后去前厅和萧惊澜一起用饭。

    短短几日,但她已经有些习惯这样的日常了,好像日子就应该这样过似的。

    早饭过后,萧惊澜照常去书房,凤无忧则在房间里看沈破军和林飞轩的资料。

    和前两人相比,这两人一个是羽林军参林,一个是大理寺少卿,出入都是前呼后拥,想要对付他们,难度要大多了。

    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什么好主意,千心却匆匆忙忙地跑过来。

    “王妃,不好了,京都府来人说李家把王妃告了,皇帝亲自下旨严办,他们现在要带王妃走。”

    凤无忧淡淡一瞥,道:“我当是什么事,原来是这个。既然官府要我去,那去就是了。”

    千心顿时急了,忙道:“我立刻去告诉王爷,王妃放心,有王爷在,定不会叫王妃有事的。”

    她转身就向外跑,可刚跑了一步就被叫住了。

    “回来!不必告诉王爷,我们只管去一趟就是,不会出事的。”

    千心哪里肯信,可是凤无忧板了脸,告诉她如果不听话,那就还回萧惊澜那里去,不必在她这里伺候着。

    千心这才万般无奈地停下脚步,可还是让人偷偷去跟燕伯说一声,千万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王爷。

    凤无忧知道她的小动作,不过没说什么。

    她也没打算瞒着萧惊澜,这秦王府上上下下,萧惊澜就是里面的灵魂,有什么事能瞒得住他呀?

    她只是想拖延一会儿时间,也许等萧惊澜知道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回来了,免得萧惊澜拖着那样虚弱的身子,还要来回奔波。

    见到来提她的人,凤无忧愣了一下才走上前,道:“无忧何德何能,居然劳动毅王殿下亲自来此。”

    慕容毅紧紧盯着她,只见她神色淡然,仪态舒缓,没有半点紧张的样子。

    “凤无忧,你为何不听本王的劝告?”他压低声音道:“你不知道杀人要偿命吗?”

    他不告诉凤无忧那些人的名字,就是因为不想她犯法。

    他身为九城兵马大将军,绝不会允许有人践踏大秦的律法,就算是他很欣赏的凤无忧,也不行。

    “王爷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凤无忧淡淡道。

    她昨天下令撞上去的时候就想到会有今天的结果,所以一点也不意外。

    “凤无忧,本王从不徇私枉法。”慕容毅咬牙道。

    “那是最好。”凤无忧笑道:“我今日就仰仗王爷铁面无私了。”

    凤无忧软硬不吃,而且对他的警告似乎根本听不明白,慕容毅也不知该怎么办,只好道:“今日,你好自为之。”

    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凤无忧微微一笑,带着千心千月也出了门。

    燕霖这两日被萧惊澜拨给凤无忧,堂堂燕卫首领直接降级成车夫。

    马车晃晃悠悠,走得不快也不慢,片刻之后,便到了京都府衙门。

    “凤无忧,我和你拼了!”刚进门,李夫人就哭喊着扑了上来。

    就是这个女人,害死了她的荣儿。

    她伸着指甲要去抓凤无忧的脸,这要是抓中,凤无忧的脸就完了。

    幸好,她身边有千月,是不会给李夫人这个机会的。

    伸出一脚,直接把李夫人踢到了三丈开外,爬也爬不起来。

    “凤无忧,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纵奴殴打诰命夫人!”一声厉喝,居然是慕容乾。

    李向荣是太子府的典仪,现在死了,慕容乾出面也是情理之中。

    凤无忧淡声道:“太子殿下也太偏颇了,难道不是李氏以下犯上,妄图行刺本王妃这个超品夫人吗?千心,这种事情律法里可有条文?”

    “有的。谋刺王爵,罪当处死!”千心立刻回答。

    凤无忧扬着下巴看向慕容乾,道:“太子可听清了,需要拿律法来查一查吗?”

    “秦王妃,李夫人是你纵马车伤人案的苦主,只是一时气愤罢了,怎么能说是谋刺呢?今日请秦王妃来是另有要案,依本官看,不如就开始吧。毅王爷和两位大人意下如何?”

    开口的是大理寺寺卿,大理寺和刑部都是太子的人,刑部尚书自然说好,京都府尹虽贵为京城主官,但因为有慕容毅在,所以基本是个摆设,为人也几面讨好,几两人都同意了就连忙附和。

    今天本就是审案,原告和犯人都到齐了,慕容毅自然也只能点头。

    “秦王妃,本王问你,昨日晚间,是否是你纵马车撞死了李向荣。”慕容毅沉声问道。

    他面容刚正,声音威严,身上又有军旅中磨练出来的杀代之气,若是换了别人,只怕仅仅他问这一声,就吓得要把全部事情都说出来。

    凤无忧淡淡道:“是本王妃的马车撞的。”

    慕容毅瞳孔顿时收缩,这个女人是完全不要命了吗?竟这么痛快就认下来。

    “是你,果然是你!凤无忧,你还我孩儿的命来!”李氏大哭起来。

    “毅王殿下,犯人已经认罪,应当可以结案了。”大理寺卿道:“秦王妃纵车行凶,杀害当朝大员之子,罪大恶极,微臣建议,立刻将其收监。”

    慕容毅眼神紧紧盯着凤无忧,他了解的凤无忧不是这么坐以待毙的人,难道这一次,是他看错了。

    “秦王妃,你可还有话说?”

    “罪证确凿,她自己又承认了,还能有什么话说?四弟,你该不会是想要包庇罪犯吧?”

    上一次慕容毅在纪家铺子里暗中相助凤无忧,弄了慕容朝好大一个没脸,他一直记在心里。

    “皇兄,今日,本王才是主审。”慕容毅一字一字说道。

    大秦律法尊严,就算是太子,不是主审,也没有资格说话。();手机浏览请直接输入网址 m.kudu8.ne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