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妻三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22.那你去哪儿(1/1)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清早苏凉醒来,抱着顾泠说了一句,“平安夜。”总觉得谌赟那伙人不会就此离开,这种敌人随时可能会暗中搞事情的感觉着实不太好。

    谁知话音刚落,外面传来年锦成的声音,“你们起了吗?出事了!”

    苏凉和顾泠很快收拾好出来了。

    “昨夜军中丢了三个兵!”年锦成皱眉说,“没人察觉异常,今早才发现。”

    三个普通士兵想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守卫森严的军营,是不可能的。

    顾泠的视线从苏凉眉心掠过,又落在了年锦成眉心,并没有看到黑雾。

    “时运和谌霄已经落入我们手中,如果那三个兵被抓了,一定是谌赟和南宫霖做的。”苏凉心中微沉。昨夜并非平安夜,暗处的鬼已经动手了。

    根本防不住。迦叶城中这么多人,对方抓谁都有可能。不利的地方就在于,对方抓了谁都有用。

    任何一个平民百姓被当做人质,苏凉都得救。

    只是不知道,他们用人质想达到什么目的。若是换人,要换谁?谌父谌母和谌霄吗?

    苏凉的手突然被顾泠握住了,她看向他,就见他眉心微蹙。

    “既然已经出招了,应该很快会表明目的的。”苏凉握了一下顾泠的手,“我们随机应变就好。”

    而后苏凉让年锦成把失踪的三个士兵姓名样貌等基本信息确认一下告诉她。

    年锦成很快离开了。

    顾泠将苏凉拥入怀中,“我想带你离开这一切,找个无人认识的地方生活。”他向来不喜欢权势争斗,如今已经被卷进来,真想脱身其实不难,只要自私一点,不管朋友,不管乾国,说走就走。

    但两人都知道,他们做不到。

    “我也想。等天下太平就好了。”苏凉轻叹。

    顾泠眼眸微眯,“天下太平……”

    苏凉放开顾泠,一看他的神色便问,“大神你想到什么了?”他只有思考的时候才会这样。

    “三足鼎立,乾国早晚要面对炎凉夹击。”顾泠凝眸。

    苏凉点头,“是啊。这么多年乾国都很被动,靠着炎凉两国始终没有达成真正的合作才有太平日子。”

    “得先打破如今二对一的格局。”顾泠说。

    苏凉挑眉,“大神你的意思是……”

    顾泠看向南边,“灭掉其中一个。”

    “炎国?”苏凉神色莫名,“我对炎国皇室不了解,若从内部入手的话,谋划得当,或许有成功的机会。当下还是先把迦叶城的麻烦解决了,我们再从长计议。”

    简单吃了早饭后,年锦成把三个失踪士兵的信息拿到了苏凉面前。

    而后不久,一柄飞刀钉在了迦叶城的北城墙上,刀柄上挂着一个竹片。是谁做的,守城兵连人影都没看到。

    ……

    蔺屾拿着那把刀和竹片,脚步匆匆地走进了苏凉和顾泠的院子,脸色很不好。

    他是递给苏凉的,但被顾泠伸手先拿过去了。

    “什么?”苏凉凑过去看。

    顾泠的面色倏然一寒,将那竹片折断了。

    “我还当是谌赟要把他养父母和谌霄带走,正好三个人质换三个,没想到是冲你来的!”蔺屾恨恨地拍了一下桌子,“事到如今,他不管谌家人,一心只想得到你,可恶!”

    苏凉把断成两截但仍连在一起的竹片拿过来,就见上面刻着两行小字,让她今夜子时独自一人乘船沿流仙江东行,明日天亮前那三个士兵将会平安归来。若她不去,或有其他人出现,迦叶城将会血流成河。

    “你看我。”苏凉指着自己的眉心问顾泠。

    顾泠摇头。

    “那应该还好,不是为了除掉我。”苏凉神色无奈。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对方摆明了会无底线攻击,而他们不能赌南宫霖那伙人还有良知。

    要说慌乱,还真没有。苏凉此刻反而很冷静地在思考,抓她这件事,是谁的主意?真是南宫霖和他的师父为了成全谌赟?就像上次抓顾泠那样?抑或并非这个原因,而是为了让她去给南宫倩医治?也许是用她做凉国的人质,威胁乾国?

    而很显然,苏凉手中的谌家人和细作时运,对谌赟那伙人而言,都已没有价值了。

    “苏小凉你千万不能去,谁知道那个疯子要对你做什么!”蔺屾脸色难看地说。

    “还有大半天时间,我们再想想。”苏凉让蔺屾冷静一下,先回去。

    ……

    房中只剩下苏凉和顾泠,她仍在想对方抓她的目的,理不清头绪,转头,就见顾泠面色冷得可怕。

    他皮肤本就极白,如今没了半点血色,仿若卧龙雪山最深处的坚冰一般,让人没有靠近就感觉到了寒意。

    “大神,你别这样。”苏凉握住顾泠的手,很凉。

    “我不想为了任何人让你受伤害。”顾泠抱紧苏凉,声音沉闷。

    “我知道。”苏凉点头,“谁也不想这样。”

    “我的错。我应该早点对你表白,早点成亲,然后辞官隐居。我们可以出海,去寻找传说中的仙岛,不管去哪里。”顾泠厌恶当下所发生的没完没了的争斗。

    但他也知道,即便没有苏凉,他依旧无法独善其身。他是司徒勰的外孙,是变态南宫霖的徒弟,他们都不会让他安生的。当下的一切,是他选择的路,不后悔,庆幸上天把苏凉送到他身边,但此刻,他只是觉得很不安,希望时间能停下来,倒回去,他一定会早早地把那些杂碎全都清理干净……

    “我们以后会有机会去的。”苏凉说着分析起当下的情况,“我觉得他们这次抓我应该是为了给南宫倩医治。上次在和风城,她被折腾得够呛,本就很差的身体又雪上加霜。若非如此的话,用这种手段抓你就好了,只要能把你控制住,我们这方从高手这方面就没法跟他们抗衡了。实力强,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这些事情,顾泠可以理解,但无法接受。

    而两人甚至都没有商量过,苏凉默认她必须去救人。

    “这也是我打入他们内部的机会。我们在明,他们在暗,一直这样搞事情的话,我们很被动。”苏凉说着,见顾泠脸色没有丝毫好转,又想到一件事来,“大神你不必担心我会被下药失去记忆。南宫倩需要我的医术,为此他们就不会清除我的记忆的。”

    虽然说失忆未必会忘记学到的知识,但一定是有影响的。

    “就算真失忆,再见到你,我也会喜欢你的。”苏凉看着顾泠说。

    两人之间,虽然明面上是顾泠保护苏凉,但从情感上,一直是苏凉在指引和影响着顾泠。

    见顾泠陷入沉郁,苏凉主动亲吻他,希望让他放松一点。

    说实话,她对未来并没有恐惧,唯一会让她难受的是跟顾泠分开,而这一点,顾泠比她更难接受……

    ……

    年锦成大步走到门口,抬手正要敲门,听到房中传出的声音,举起的手顿了一下,皱眉转身往外走。

    出院门就见蔺屾又过来了,“他们可商量出了对策?”

    年锦成摇头,拉着蔺珊离开了。有没有对策不知道,那俩人这时候还有心情做那种事,是真的让他很无语。不过想想,如果苏凉真要去救那三个士兵,剩下半日难不成跟顾泠抱在一起哭吗?改变不了的事,哭没用,不如趁还在一起的时候及时行乐……

    “你想什么呢?”蔺屾见年锦成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抿嘴,面色很怪异的样子。

    “想我媳妇儿。”年锦成随口说。

    蔺屾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就你们有媳妇儿,真能耐!”

    傍晚时分,苏凉才又见到为她悬着心的朋友们。

    蔺屾见她面色红润气色很好,以为想到了什么好办法,连忙询问。

    “哦,事到如今,被敌人占得先机,他们要抓我,我就去呗。”苏凉很淡定地说。南宫倩需要她,这一点就能保证她活着且不会失忆。其他的,见机行事。

    蔺屾皱眉,“就这?”说着看向顾泠,“你就让苏小凉这样被人抓走吗?”

    对上顾泠冰冷的视线,蔺屾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轻咳,“我收回刚刚的话。我知道,你们只是……太善良了。顾小泠你肯定比谁都难受。”

    “放心吧,我会回来的。”苏凉始终握着顾泠的手。

    “如果皇上在这儿,肯定不同意让你为了三个士兵主动跑去当人质。”年锦成说。

    “皇上不在这儿。事情原委之后你上折子说明吧。皇上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苏凉说。如果她不管那三个士兵,端木熠才会觉得惊讶。

    蔺屾连连叹气,“苏小凉,你真的不害怕吗?”

    “怕。”苏凉点头,“我怕他们那边的饭菜不好吃,我再瘦就不好看了,毕竟我男人这么美,我得注重保养。”

    年锦成和蔺珊:……

    “不开玩笑了。你们知道的,我最厉害的是医术,哪怕是敌人,也有用得上我的时候。”苏凉解释,“你们不必担心我有性命之危。”

    蔺屾脱口而出,“我担心谌赟欺负你……”

    苏凉摇头,“我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

    晚饭顾泠要做,被苏凉拦住了,“你心情不好,做的菜肯定不够好吃。等我回来再吃吧,不要搞得跟断头饭一样隆重。”

    吃过晚饭后,苏凉让人把谌霄带了过来。

    昨夜已经审讯过了,但他和时运都没有松口吐露什么有用的信息。

    苏凉觉得,连迦叶城这边动手要跟和亲的时机配合,他们都不清楚的话,大概也不会知道司徒勰其他的计划。

    她找谌霄,是有别的目的。

    “不管你想知道什么,我不会出卖主子的!”谌霄看着苏凉,一开口就表明对司徒勰的忠心。

    “你嫌弃你爹娘,觉得效忠司徒勰可以做大事?”苏凉冷声问。

    谌霄冷哼,“与你无关!”

    “我没兴趣跟你讲什么道理,而是打算放了你。”苏凉说。

    谌霄愣住,“你以为我会信吗?”

    “你对我而言没任何价值。”苏凉说,“想必那天夜里你也看到是谁带走了你那假大哥。你觉得,他们跟你的主子,是敌是友?”

    谌霄面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我可以告诉你他们都是什么人。”苏凉说,“我想,你效忠的是司徒勰,而不是他的孙子之一司徒靖,我说得没错吧?那天夜里带走司徒靖的人,很可能会做对你主子不利的事。”

    “你少挑拨离间!”谌霄瞪着苏凉说。

    苏凉微笑,“我放了你,还让你给你主子带去对他很有用的消息,要不要信我他可以自己衡量。就算我说的是假的,你们也没有任何损失,不是么?难不成你觉得被我们抓住,哪天杀了,更能体现你的忠心?”

    谌霄神色变幻不定,犹豫片刻之后便再次开口,“你真会放了我?”

    “不要想太多,我只是找个跑腿的,你没那么重要。”苏凉轻哼。

    “那我师父呢?”谌霄问。

    苏凉语气幽幽,“我只需要一个跑腿的。你这么孝顺,不如你留下,让你师父获得自由?”

    谌霄面色一僵,低头不言语了。他被司徒勰“养”得很好,洗脑相当成功,对亲爹娘尚且没几分孝心,更何况对师父时运。

    一刻钟后,谌霄带着苏凉给司徒勰的口信,离开了蔺府,看也没看隔壁的谌府一眼,用最快的速度往北去了。

    ……

    顾泠和苏凉在夜色下缓步慢行,牵着手出了迦叶城。

    顾泠没有问过苏凉会不会怪他没有保护好她,因为不用问,答案他知道。但今日他真的开始反思,以前没有往长远看,在喜欢上苏凉的时候就该考虑做些什么来保证未来的安宁。

    但顾泠的特殊能力大部分时候是用来救不相干的人,无法未卜先知。

    前面过得还算安逸,但该来的总会来,问题不解决,就无法过上他们想要的日子。

    到了流仙江边,两人驻足,岸边有一艘备好的小船。

    苏凉抱住顾泠,“大神,你自己也要好好吃饭,注意休息,不要出事,等我回来。”说着轻笑一声,“怎么好像是我要出征,你是我媳妇儿。”

    顾泠揉了揉苏凉的头发,“不论发生任何事,好好活着,等我去接你。”

    “当然了。我突然觉得有个孩子也不错,我们以后可以带着宝宝一起出海去寻找传说中的仙岛。大神你说呢?”苏凉笑问。

    顾泠放开苏凉,看着她的眼睛,很难形容自己当下的心情。他喜欢孩子,之前没讨论过只是不想让苏凉有负担,希望这件事完全由她来决定,毕竟是她自己受苦怀孕生育。

    此刻要分别,听到苏凉第一次明确表示想要孩子,顾泠却实在高兴不起来,只说了一句,“那你要好好的。”

    “我会的。”苏凉亲了顾泠一下,“又不是生离死别,大神你给我笑一个?”

    顾泠摇头,“我做不到,亲你一下吧。”

    一个长长的亲吻后,苏凉放开顾泠,上了那艘小船,跟他挥手作别,“我会想你的。”

    我已经在想你了……顾泠看着苏凉乘着小船顺风远去,心也似乎被这夜风吹得空了。他没有跟上去,因为两人说好的,各自去做该做的事。

    ……

    年锦成等在苏凉和顾泠的院中,天快亮才见顾泠一个人回来。

    而在顾泠回来之前,那三个士兵被人发现昏迷不醒躺在军营附近的暗巷里,性命无碍。

    “阿泠,接下来怎么办?”年锦成想安慰顾泠,伸手过去,却被他打落了。

    顾泠面色很平静,“你跟蔺屾守好迦叶城。”

    “你呢?”年锦成皱眉。

    “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顾泠说着进了房间,不多时拎着包袱出来,看向北边。

    年锦成很意外,“你要走?”

    顾泠点头,“告诉皇上,我去救苏凉了。”接下来他若在明面上,会一直受制于谌赟那伙人,必须隐入暗中。

    “那你去哪儿?”年锦成连忙问。

    顾泠并未回答这个问题,消失在了蒙蒙晨曦之中……

    ------题外话------

    求月票(*^▽^*)手机浏览请直接输入网址 m.kudu8.ne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