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妻三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18.明日复明日(1/1)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天。

    “大神,早。我们今日启程回去吗?”

    “嗯……明日再说,你需要休息。”

    第三天。

    “大神,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嗯……不急,明日再说。”

    当跟顾泠一起过了三天昏天黑地的日子之后,苏凉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今夜到此为止,好好睡,明日启程。”苏凉说着把一个枕头挡在了她和顾泠中间。

    顾泠的手从枕头下面伸过去,刚碰到苏凉,就被她抓住扔了回来,“再乱动就分床睡。”

    这个威胁立刻见效,顾泠微叹一声,“是我哪里做得让你不满意么?”

    苏凉闭上眼睛,告诉自己不要看他,不然又会被色诱,“大神,这种事,过度对身体不好。”

    “才三天……”顾泠表示他才开荤就被叫停,有天理吗?符合人性吗?他身体很好!

    “又不是明日也不能做了。”苏凉脱口而出。

    话落就听到了顾泠低沉的笑声,“哦,你说的,明日。”

    困意袭来,苏凉很快进入了梦乡。

    半夜又被顾泠弄醒,苏凉简直是醉了,结果就听顾泠在她耳畔说,“过了子时,就是新的一天。”

    ……

    大概热恋中的人总是喜欢粘在一起的。苏凉觉得还好,但顾泠明显在圆房之后恨不得时时刻刻贴着她,各种方式。

    苏凉一直叫顾泠大神,并非因为他的高冷,而是他是个全能的天才,任何事要么不做,要做就会格外出色,包括在做男人这方面……

    苏凉的身体不错,且对这种事的观念很大方,也完全理解顾泠年纪轻轻精力旺盛,但依旧有点吃不消。

    而这里毕竟不是他们的家,且如今他们也没有完全的“自由”,必须得尽快回去。

    “要不明日再走吧。”顾泠看着苏凉眉宇之间的倦意,有点后悔昨夜闹她。

    苏凉板着脸,瞪了顾泠一眼,“你再敢说个‘明日’试试?”

    顾泠双手交握,深深鞠躬,“娘子息怒。”

    苏凉心中腹诽,息什么怒,他下次还敢!

    “好好想想怎么解决你那变态师父。”苏凉摇头,“那人人品极坏,报复心很强,说不定会找我们朋友的麻烦。”

    顾泠神色一正,“跟司徒勰求证南宫倩的事。”

    苏凉挑眉,“是个办法。”

    那次在凉国,司徒勰所说的关于司徒湘的事并不多。当时苏凉虽然发现了一封信和一支染血的发簪,但并未让司徒勰知道。就算去问他,得到的答案也未必是真的。

    如今则不同。既然知道南宫霖父女不是好东西,苏凉和顾泠可以用这对父女的消息作为敲门砖,再次跟司徒勰谈谈。

    不过得先回到迦叶城再说。

    “对了。”苏凉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来,“我很想知道,炎国这边,到底是谁提议抓蔺屾全家作为人质的。”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除了蔺珊受伤失忆,蔺屾被范刚打断手臂之外,蔺家人性命无碍,且让炎国主将范桐血债血偿。

    但苏凉当时起的疑惑,一直没有忘记。

    或许就是范桐经过调查迦叶城武将后,制定了那样的计划。但她想确认一下。

    原因还是起初勾起她疑心那一点:迦叶城当时的主将是袁邺,从后来发生的事情看,抓蔺屾全家就是为了除掉袁邺,这是可行的。但袁邺自己有个亲孙子,抓袁沛岂不是更直接?且抓他一个人,比抓蔺屾全家要容易太多,且更好控制。

    能想出人质计划的人,一定很精明,不应该在袁沛和蔺屾全家之间选择后者,除非,其中还有别的缘由。

    “蔺珊失忆,或许不是意外。”顾泠说。

    蔺珊只会些花拳绣腿,蔺家比她武功厉害的不止蔺屾一个,还有他们的叔父和表弟。既如此,为何只有蔺珊受了伤?按说炎国那边派去抓蔺家人的,实力定然很强,且计划周密,确定用了迷药之类的东西,根本没给他们反抗的机会,若说蔺珊是在发现危险逃走时不小心摔的,不合理,若是抓走后被打伤脑部,就更奇怪了。

    苏凉愣了一下,“你是说……她知道什么,才会被清除记忆?”

    “有药可以办到。”顾泠表示他近期刚经历过差点失忆,也是南宫霖的行为启发了他,当苏凉再次提起蔺家人时,让他想到了失忆的蔺珊。

    苏凉神色莫名,“杀掉蔺珊岂不是更简单?反正人质不止一个,她死了也不会影响当时的局面。范家父子都设局把袁老将军给杀害了,为何好心放过蔺珊?他们可不是什么身不由己听命行事不想滥杀无辜的人。”

    “可见提议抓蔺家人的,并非范家父子。”顾泠眸光微凝,“或许,迦叶城里,有内奸。”

    苏凉神色一变,“什么样的内奸,不在乎袁邺死了,但不想让蔺珊死?”

    她第一个念头想到了袁邺的孙子袁沛,因为那是蔺珊的未婚夫,或许祖孙之间存在不为人知的矛盾?

    但苏凉脑海中浮现出袁沛一身孝服走上迦叶城南城楼,一剑刺穿范桐身体的样子,还有他端着一碗清水去取范桐的血,想供奉在袁邺牌位前……苏凉摇摇头,“我觉得不像是袁沛,除非他伪装功力比南宫霖还厉害。但我们还是尽快回去吧,可别再出乱子。”

    无法跟端木熠交代倒是其次。蔺家人仍在迦叶城生活,且年锦成此时也在那边,苏凉可不希望他们出事。

    “好。”顾泠点头。

    ……

    苏凉收拾好东西,等着外出买干粮的顾泠回来就出发。这次回到襄月城后,连续几天她连门都没出过。

    关于孩子的事,虽然曾提过,但两人并未认真讨论过。且在圆房之前,顾泠专门问过苏凉如何避孕,因为她才十六岁。两人目前的共识是,苏凉十八岁之前不生娃,以后要不要生再说。

    苏凉又在脑海中梳理了一遍迦叶城的人和事,仍旧没有头绪。比起袁沛,她觉得蔺家内部有内奸也有可能。

    苏凉当下并未怀疑过谌赟。若非她拿出老白给的解毒药,谌赟恐怕都死了,顾泠看到过他眉心出现黑雾。

    脚步声在门外响起,苏凉收回思绪,起身就见顾泠进来了。

    “范刚正在回襄月城的路上。”顾泠专门潜入范将军府打探了一下。范桐死后,炎国皇帝派了沐雅的叔父前去主持大局,宣召范刚回京。

    苏凉点头,“正好。待碰上他,问个清楚。”

    出门前,顾泠又抱了苏凉一会儿。意识到迦叶城可能有内奸,两人决定尽快回去,就不能再为了欢愉之事耽搁时间。

    苏凉安慰性地拍了拍顾泠,“等回到家再好好玩儿。”

    “嗯,你说的旗袍,我想看。”顾泠还惦记着。

    苏凉推开他,“是你说的衣服不重要。”

    顾泠轻笑,“我还说,让你把我没见过的衣服都穿一遍。”

    苏凉脱口而出,“我以为,你更喜欢我没穿衣服的……咳咳,走吧。”

    顾泠偏头,亲了苏凉一下,“我喜欢脱你的衣服。”

    苏凉脸色一红,“快走吧!”

    两人易容乔装,离开了襄月城。

    至于木雅之死,顾泠在城中没再听到有人谈论。炎国皇室会不会因为那个写着苏凉名字的布偶而认定是她做的,无关紧要。

    再次路过和风城,两人没去找燕十八,也没再去南宫家的半山别院,直接离开了。

    ……

    迦叶城。

    蔺屾天天念叨苏凉和顾泠,但左等右等不见他们回来。

    袁沛自从跟蔺珊解除婚约后,就不怎么到蔺家来了,但蔺屾几乎天天去找他,且不再叫大家一起喝酒,怕袁沛和谌赟见面会尴尬。

    年锦成除了很思念家中的媳妇儿之外,其他一切还好。蔺屾很关照他这个客人,公事上跟谌赟处得也不错。

    谌霄很外向,总是跟谌赟形影不离,看起来兄弟关系极好。

    但这只是外人看到的。

    关起门来,谌赟跟那一家三口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总是避着谌父谌母。

    但谌霄每天夜里都会单独去找谌赟,说是兄弟俩对弈,其实从未下过棋。

    这天谌霄来的时候,谌赟正在独自喝酒。

    谌霄打开门,叫了一声“大哥”,等进来把门关上,又叫了一声“公子”。

    谌赟连个眼神都欠奉,“出去。”

    “今日有正事。”谌霄自顾自坐下,“公子是因为蔺珊而烦闷吧?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确实是不快之事。”

    “滚!”谌赟冷眼看着谌霄。

    谌霄却微微一笑,“公子,我想到一个办法,可以帮你解决困扰。”

    “你不要动她。”谌赟冷声说。

    谌霄摇头,“公子多虑了。我师父当初听公子的没有杀掉蔺珊,如今又怎么会伤害她呢?既然公子不愿娶她,不如,让她嫁给我。”

    谌赟拧眉,“你说什么?”

    “我知道她喜欢公子。但女人嘛,总是会变的,她曾经还有个未婚夫,不也移情别恋了?我没本事把她的心从公子身上抢走,但有别的办法。”谌霄压低声音,“找几个流氓抓走她,给她下药,我无意中撞见救下她,为了给她解毒,不得已做了那种事。她成了我的女人,自然只能嫁给我了。只要细细谋划,不留破绽,谁也不会怀疑。”

    谌霄话落,就被谌赟狠狠抽了一巴掌,“闭嘴!”

    谌霄不气不恼,揉了揉自己被打的脸,叹了一口气说,“公子不乐意就算了,何必动这么大的肝火?我也是一心想帮公子分忧。”

    “你师父呢?”谌赟冷声问。

    “公子找他吗?我这就去叫他来。”谌霄说着站起身来。

    谌赟冷哼,“不必。下次你见到他,告诉他,不管要做什么,都要先告诉我!不准自作主张!”

    谌霄点头,“好,我会转告师父的。”

    话音刚落,后窗外传来一道声音,“公子,我可以进来吗?”

    谌赟面色一沉,“进来!”

    不多时,房中多了个眉目精明的清瘦中年男人,赫然正是先前范桐招揽的那位军师。

    “师父。”谌霄行礼,神色恭敬。

    中年男人微微点头,然后拱手对谌赟行礼,“公子。”

    “不是说过,没事不准来找我吗?”谌赟冷声说。

    中年男人开口说,“主子有信给公子。”

    谌赟凝眸,就见中年男人从怀中拿出一封信递过来。

    谌赟接住,打开,是一张白纸。但他并非第一次接到这样的信,展平后,放在蜡烛的火焰上烘烤,很快有暗色的字迹浮现。

    是司徒勰写来的信件,谌赟看完之后便烧掉了。

    “主子可是有什么吩咐?”中年男人问。

    谌赟冷声说,“他让我想办法尽快除掉顾泠和苏凉。”

    谌霄神色惊讶,“看来经过这次的事,主子认为那两位是最大的阻碍。若非他们插手,炎国和乾国早已打得不可开交。”

    天下三分,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凉国和炎国很难打起来,而只要开战,乾国都躲不开。

    但不管是凉国皇室还是炎国皇室,都明白远交近攻的道理,最希望看到的,都是另外两国打起来,打得越激烈越好。

    这一次炎国进犯,实则是司徒勰安插到范桐身边的细作挑起的,可惜苏凉和顾泠一出手便力挽狂澜。

    “公子打算怎么做?”中年男人看着谌赟问,“主子只说解决掉他们的话,若公子舍不得杀苏凉,属下这里还有一颗药,只要能控制她,让她服下,便会忘却前尘往事,留在公子身边。”

    谌赟目光冰寒,脱口而出,“你倒不如把那药给我服下!”

    中年男人深深叹气,“那公子好好考虑一下,决定怎么做之后,再告知属下。毕竟那两位如今尚未回迦叶城,不急。”话落便拉着谌霄离开了。

    谌赟看着信纸被烧掉后落在桌上的灰,眼眸很快平静了下来。

    ……

    离开襄月城五日后,苏凉和顾泠“碰”上了奉旨回京的范刚一行。

    跟踪了半日后,两人在深夜时分潜入范刚落脚的客栈,用了迷药,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了他。

    郊野的乱坟岗,深夜时分很是渗人。

    范刚幽幽醒转,感觉头脑昏沉,脖子酸疼,看到面前的黑影,尖叫一声,以为见了鬼。

    “又见面了。”顾泠开口,模仿蔺屾的声音。

    范刚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蔺……蔺屾?!”他当然不会忘记他一点一点打碎蔺屾手臂骨头的事。

    “你爹死了,只是偿还袁爷爷的命。抓我全家,伤了我和我妹妹的账,我专程找你清算。”顾泠冷声说。

    “不……你不能杀我……”范刚若不怕死,当初就去救他爹了,闻言脸色煞白,“不是我的主意!那不是我干的!”

    “不是你,就是你爹。他死了,父债子偿,天经地义。”顾泠拔剑,指向了范刚的右臂,“你打碎了我的骨头,我会把你的皮肉一点一点剔掉,只剩下骨头。”

    范刚吓得僵着身体,语无伦次地说,“不是我!不是我爹!是军师!是军师提议抓你全家的!”

    顾泠眸光微眯,躲在不远处大树后面的苏凉微微一愣,军师?

    “全都是那人的主意!他叫时运,诡计多端,也是他亲手抓的蔺家人!”范刚战战兢兢地说。

    果然,顾泠逼问时运的来历,范刚说那是他爹前年纳的小妾的哥哥,原本是做生意的,因为头脑极为聪明,被范桐重用。

    “他人呢?”顾泠冷声问。

    “我爹死后,他就失踪了,可能是怕我找他算账!要不是我爹听了他的,怎么会出事?”范刚看着明晃晃的剑,浑身颤抖,“跟我没关系……时运出主意,我爹同意的,我没资格反对!你的手臂是我伤的,你原样伤我,但不要杀我!你妹妹……你妹妹的伤是时运干的,她被抓回来就那样了!”

    苏凉怀疑那时运就是个细作。而唆使炎国主将攻打乾国的细作,背后的主子是谁,很好猜。

    凉国多年来一直都想跟炎国合力打乾国,且数次付诸行动,若非炎国总是出尔反尔,商量好又不发兵,只想看凉国跟乾国两败俱伤的话,当今天下的局势早就变了。

    吃了几次亏的凉国皇室,安插细作到炎国武将身边,唆使炎国大军打乾国,且主动提供一个极好的出兵机会,一旦打起来,凉国就是利益最大的那一方。

    军师是十分重要的位置,范桐不会信任一个短期认识来历不明的人,而凉国的细作已经部署多年,且很周密。

    “我妹妹被抓回去就失忆了?”顾泠冷声问。

    范刚摇头,“我不知道……我就看见她受伤了,不知道她失忆的事!我爹说要杀了她,是……是我不让!是我救了你妹妹!”

    这话明显是假的。范桐或许真说过要杀了蔺珊,但一定是时运不让,否则他根本不会把受伤的蔺珊带回去,还找人为她医治。

    顾泠又问了时运的体貌特征后,一剑解决了范刚。杀袁邺他也有份,且放走范刚,他很可能会找蔺家人寻仇,留下后患。

    而后两人便再次上路,往迦叶城的方向去了。

    ------题外话------

    求月票(*^▽^*)手机浏览请直接输入网址 m.kudu8.ne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